交通事故责任赔偿纠纷(崇川法院发布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审判白皮书暨10起典型案例)

11月30日,全国道路交通宣传日即将来临之际,南通崇川法院召开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审判白皮书暨典型案例新闻发布会,通报2019年至2022年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的相关情况,并发布10起典型案例。

交通事故责任赔偿纠纷(崇川法院发布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审判白皮书暨10起典型案例)-法律知识科普_合同纠纷处理_律师在线咨询-法律小助手

据统计,2019年至2022年,崇川法院受理各类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2924件,该类纠纷年均绝对案件量有所下降,期间处于相对稳定状态,2022年受案量略有上涨,反映出道交纠纷始终处于稳定的高发状态,未因经济形势和疫情发展有明显变化。从道交纠纷占一般人身伤害案件的比例来看,2019年占比71.3%,2020年占比72%,2021年占比74.3%,呈逐年上升趋势,且始终占比较高,可见交通事故仍是造成人身损害的第一大类民生纠纷。

随着新行业、新业态的兴起,也带来了新类型的社会关系,随之映射在交通事故纠纷中,也呈现出影响交通安全的新问题、新情况。白皮书显示,电动自行车违法肇祸显著增加,且已处于高发态势,2019年来,涉电动自行车事故中,电动自行车一方承担事故同等责任以上的占24%,2022年上升为34.4%。具有普遍性的违法行为主要有未按车道行驶、逆行、闯红灯、饮酒驾驶、未佩戴头盔等。此类事故中涉及到的新业态和特殊人群,如外卖、快递行业,骑手大量出现违法改装、超速、随意超车、闯红灯、逆行、不按车道行驶等违法行为,导致事故频发,另外,60岁以上人员的非机动车纠纷755件,占涉非机动车纠纷的31.6%,部分老年驾车人交规意识淡薄,闯红灯、逆行等明显违法行为频发。

白皮书显示,货运车辆挂靠公司普遍存在管理混乱和网络营运车辆违规违法行为频发导致理赔难也在此类案件中较为常见。多数货运车辆实际车主为个人,因没有货运运营资质挂靠在其他公司名下经营。案件审理中发现,较多挂靠公司仅出借资质,而没有实质管理,并与实际车主签订分期买卖协议或挂靠协议规避赔偿责任;网约车的运营平台公司均主张与驾驶员系新型合作关系,因此没有管理职责,也不承担赔偿责任。部分网约车车主为追求利益,行驶中的违规超速、超载、野蛮行车现象较为突出。其次,该类车辆多数原为家庭自用车辆,出于运营需要进行了改装或客车违法装货,部分车辆设施老化,制动、防撞设施、反光标识等安全性能不合格,车主也不舍得花钱花时间保养维修。

发布会上还通报了10起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典型案例,具有典型的警示意义。刘某事故后弃车逃逸致商业三者险免赔一案,2020年9月,刘某驾车途经路口时,碰撞骑行电动自行车的丁某,导致丁某多处骨折,花费医疗费15万余元。事发当时,刘某弃车逃离事故现场。审理中,年仅19岁的刘某称自己当时也受伤了,由于处理事故的经验不足,就离开现场去医院了,事后有些害怕,没有及时到公安机关处理,不能认为是逃逸。崇川法院认为,交警事故责任认定书明确认定刘某存在弃车逃逸情节。刘某虽提出医院就诊、处理经验不足等理由,但就事故事实而言,其未等交警部门处理即离开事故现场,没有重大伤情的情况下未及时到交警部门接受处理,足以认定存在逃逸情形。

该案的典型意义在于,根据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明确规定,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后,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造成人身伤亡的应当立即抢救受伤人员,并迅速报告执勤的交通警察或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

据悉,崇川法院将积极探索“专业人员办专案”的特色之路,由该院唐闸法庭集中审理,并组建“1+1+1”道交速裁快审团队,法官与助理在送达、调解、证据交换等各环节分工合作,开展流水线作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