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纠纷责任划分标准(【以案释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如何判定?)

【案情简介】

2021年01月14日,被告杜某驾驶与准驾车型不符,超载驾驶贵BXXXX号重型自卸货车,沿煤XXX线行驶,15时50分行驶至XXX处时,因为确保安全、观察不慎,致使该车前保险杆与对向行驶由洪某某(未满11岁、洪某和严某之子),骑行的自行车相撞后,右后轮碾压于自行车驾驶人洪某某及碰撞自行车乘坐人李某某(11岁)头部,造成自行车驾驶人洪某某当场死亡,自行车乘车人李某某头部等部位受伤及自行车受损,贵BXXXX号重型自卸货车前保险杆受损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交警出了现场,作出第XXXXXXXXX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杜某某、洪某某承担本次事故的同等责任,李某某无责任。

【裁判结果】

一、被告XX保险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在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赔偿原告李某某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34296.27元。

二、被告洪某、严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李某某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82296.27元。

【裁判要旨】

1、原告李某某方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是否存在过错,应否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2、保险公司在商业险范围内应否免除赔偿责任。

关于原告李某某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是否存在过错,应否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的问题。原告系未成年人(事故发生时未年满12周岁),其明知洪某某(事故发生时未年满12周岁)而相约骑行自行车在公路上行驶,原告的监护人未尽到监护责任,对事故的发生存在一定过错,应承担一定的责任,故应当适当减轻被告方的赔偿责任。综合各方的过错情形,本院认为应由杜某某承担40%的责任,由洪某、严某承担40%的责任,由原告自己承担20%的责任。被告洪某、严某辩解涉案自行车系原告李某某所有,是原告李某某邀约洪某某去骑自行车,但未提供证据证实,其辩解不予采信。保险公司辩解车辆系李某某所有且明知不得载人的情况下仍然乘坐洪某某驾驶的自行车导致事故发生,原告具有重大过错的辩解因无证据证实,也不予采信。

关于保险公司在商业险范围内应否免除赔偿责任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四百九十六条规定,格式条款是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示对方注意免除或者减轻其责任等与对方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未履行提示或者说明义务,致使没有注意或者理解与其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的,对方可以主张该条款不成为合同的内容。《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因被告杜某某驾驶的贵BXXXX号重型自卸货车系向人保交通路营销服务部投保了保险赔偿限额为122000元的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保险赔偿限额为500000元的第三者责任保险。因机动车商业保险/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投保单、客户授权书、投保提示书、负责事项告知书、《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属格式条款,被告人保交通路营销服务部应当在订立合同时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凭证上对第三者责任保险免除或者减轻其责任等与对方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有提示投保人杜某某引起注意的义务,并对该条款的内容向被告杜某某作出明确说明。被告人保交通路营销服务部在庭审中提交的机动车商业保险/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投保单、客户授权书、投保提示书、负责事项告知书、《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形成时间为2021年5月14日,商业险保险期间为2021年5月15日00 时00分至2022年5月14日24时00分,而机动车保险报案记录(代抄件)两份所载明的签单时间为2020年2月23日,保险期间分别为 2020年3月18日13时30分至2021年3月18日13时30分、2020年3月19 日0时0分起至2021年3月18日24时0分止。被告人保交通路营销服务部提供的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其已尽到提示注意义务,并对免除条款进行了明确说明。故被告人保交通路营销服务部应按责任比例在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内对原告的经济损失进行赔偿。

【法律规定】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三条  被侵权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八十八条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监护人尽到监护职责的,可以减轻其侵权责任。

《民法典》第四百九十六条  格式条款是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

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示对方注意免除或者减轻其责任等与对方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未履行提示或者说明义务,致使对方没有注意或者理解与其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的,对方可以主张该条款不成为合同的内容。

《民法典》第四百九十七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该格式条款无效:

(一)具有本法第一编第六章第三节和本法第五百零六条规定的无效情形;

(二)提供格式条款一方不合理地免除或者减轻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限制对方主要权利;

(三)提供格式条款一方排除对方主要权利。

【案件点评】

人民法院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三条和一千一百八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原告自身承担20%的责任。既兼顾了各方的合法权益,也兼顾公平公正原则。

人民法院判决杜某某的责任部分全部由保险公司承担,既符合法律规定,又保障了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保险公司往往在当事人购买保险的时候一般不会给当事人看保险合同的相关免责条款,也不会解释。所以人民法院这个那件在判决保险公司担责的判决结果,确实是彰显了法律规定的保险公司免责条款的告知义务和情形该如何行使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