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上诉(「案例学习」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诉讼再审案例选(十二))

(1)

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在刘某普等与秦某利、安盛天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天津营业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案【(2021)津03民终7208号民事判决书】中改判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本解释所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职工平均工资”,按照政府统计部门公布的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经济特区和计划单列市上一年度相关统计数据确定。“上一年度”,是指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本案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本市政府部门就2020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经公布,应适用该标准认定死亡赔偿金,一审对此处理有误,本院予以纠正。

(2)

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21)湘07民终1902号民事判决书中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的规定,因本案是民法典实施前的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适用当时的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12〕21号)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三款的规定,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的,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四条明确规定“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的‘人身伤亡’,是指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侵害被侵权人的生命权、健康权等人身权益所造成的损害,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和第二十二条规定的各项损害。《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本案中,余某英因交通事故死亡,给翦某维、翦某敏、罗某香的精神造成了严重损害,故对于翦某维、翦某敏、罗某香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应予支持。且《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条第一款规定,侵权人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故驾驶员粟某龙是否承担刑事责任,不影响本案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一审判决未予支持受害人亲属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3)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郭某芳与杨某雁、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孟关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案【(2021)黔01民终12492号民事判决书】中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20年12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通过)第七条第三款:“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规定,因受害人有固定收入,故其应当举证证明其因误工实际减少的收入,在其陈述工资系工作单位通过银行发放的情况下,其有能力举证,但二审中本院责令受害人提交其受伤前一年的工资流水和受伤之后误工期间的工资流水,其并未提交,在此情况下,仅凭受害人所在单位出具的收入证明和劳动合同不足以证明其实际减少收入,故对受害人的误工费本院不予支持。

(4)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院在文某莲、何某浩、何某灿、何某辉、何某洋与谢某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奎屯市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案【(2021)新40民终2611号民事判决书】中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三十条第二款规定:“医疗费用依法应当由第三人负担,第三人不支付或者无法确定第三人的,由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后,有权向第三人追偿。”根据上述规定,侵权人不因社会保险机构先行报销支付医疗费而免除自己的赔偿责任。在侵权人承担医疗费支付责任后,受害人应当按照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险基金先行支付暂行办法》第十一条:“个人已经从第三人或者用人单位处获得医疗费用、工伤医疗费用或者工伤保险待遇的,应当主动将先行支付金额中应当由第三人承担的部分或者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的工伤保险待遇退还给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或者工伤保险基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不再向第三人或者用人单位追偿。个人拒不退还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可以从以后支付的相关待遇中扣减其应当退还的数额,或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规定,将已经从社会保险基金报销的医疗费用退还给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因此,一审判决将受害人何某龙通过社会保险基金报销的医疗费用在其主张损失中予以扣除,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5)

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吴某国与吴某凯、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镇巴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案【(2021)陕07民终1693号民事判决书】中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3]20号)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本案中,受害人因伤致残,其误工期间应为受伤之日2020年5月4日至定残日前一天2020年8月9日,共计98天,一审法院对误工期认定为180天有所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6)

山东省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王某英与李某军、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海市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案【(2021)鲁10民终2808号民事判决书】中认为:受害人事故发生前存在的右膝关节退变作为其身体的一种客观情况,确非侵权责任法中的过错范畴。但受害人主张侵权损害赔偿,仍应就侵权事实、损失数额、侵权事实与损失数额之间的因果关系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根据司法鉴定中心就本次事故与受害人伤残之间的因果关系和参与度所作鉴定,确认受害人右膝关节置换与此次损伤之间存在间接因果关系,其参与度为16%-44%。而损伤参与度实质上是通过确认致害因素对于损害后果的具体影响,进而以一种量化、科学的比例关系再现损害过程,客观衡定各方的权利义务关系,对其进行类比相对应的法律概念应是原因力比例。对于受害人受到的损害后果,应找出造成这一损害后果的不同原因,具体分析各原因对于该损害后果的发生或扩大所具有的作用力,进而确定赔偿责任。就本案而言,超出交强险的损失部分,应根据损伤参与度系数对相应赔偿项目的影响予以计算,对于右膝关节置换术费用及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等非直接性财产损失的计算考虑参与度,较为公平合理。

(7)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周某滔与唐某龙、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孟关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案【(2021)黔01民终12789号民事判决书】中认为:被侵权人受损的车辆虽然已修复,但该车辆在购买后仅六个月左右就发生本案交通事故,且车辆行驶里程数仅为5760公里,接近新车的状态,而本案事故造成车辆修复的部位较多,其中涉及车辆左B柱、左C柱等部位,故被侵权人的车辆确实存在贬值损失,一审判决未支持车辆贬值损失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8)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冯某喜与凌某典、广州市某固防水补强工程有限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案【(2021)粤01民终30608号民事判决书】中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2]19号)第十五条的规定,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车辆灭失或者无法修复造成的财产损失,为购买交通事故发生时与被损坏车辆价值相当的车辆重置费用。由于被侵权人名下的涉案车辆在新车注册后不到半年因本起事故报废,故被侵权人为购买涉案车辆而支付的车辆购置税和贷款手续费属于车辆的重置费用的范围,被侵权人主张侵权人向其赔偿车辆购置税和贷款手续费的损失,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9)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院二审案【(2021)新40民终2611号民事判决书】中认为:受害人在事故发生前,虽患有多种疾病,但并未有证据证明事发前其曾因原先疾病住院治疗,表明受害人原先疾病并未影响其正常生活,更不会因此引发其住院、护理等情况的出现。因此,受害人自事故发生至死亡前的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丧葬费、鉴定费等经济损失完全由交通事故引发,应由侵权人全部承担,而不应考虑事故参与度予以赔偿。但受害人的死亡系交通事故和自身疾病结合所致,自身疾病导致损害后果扩大,且其死亡结果已超出事故造成疾病正常情况下的预期范围,因此,对于受害人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等非直接性财产损失,如不考虑事故外伤参与度,由侵权人全额赔偿,显然有失公平,故在计算上述两项费用时应乘以25%的事故外伤参与度。

(10)

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案【(2021)鄂10民终2567号民事判决书】中改判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七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因受到犯罪侵犯,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人民法院一般不予受理。本案中,侵权人已被人民法院判决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被追究刑事责任,故对受害人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主张不予支持。一审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11)

陕西省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21)陕05民终2757号民事判决书中改判认为:被保险车辆在保险公司投保,投保人对其车辆投保的目的是规避风险,转嫁意外事故对其造成的损失,保险公司对于侵权人所应承担的责任依据双方的保险合同约定予以赔偿,一审法院扣减侵权人车辆所投保的保险公司应赔偿数额后按事故双方责任比例予以赔偿,该认定方法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12)

辽宁省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2021)辽04民终3410号民事判决书中改判认为:受害人住院的医院诊断记载:受害人住院108日期间一级护理1日、二级护理107日,说明受害人住院期间确需护理人员。受害人因家庭特殊原因确需雇佣护工对其进行护理,其支出的护工劳务报酬28080元属于受害人实际损失,应予赔偿。

(13)

山西省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章某与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朔州中心支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案【(2021)晋02民终2280号民事判决书】中改判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可以根据赔偿义务人的给付能力和提供担保的情况,确定以定期金方式给付相关费用”。《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标准的办案指引》第十二条规定“受害人伤残等级较高(七级以上,含七级)需要常年护理的,可以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以定期金方式给付护理费”。本院考虑到章某的年龄较大且需要常年护理,认为以定期金方式给付后续护理费更为合理,故判令上诉人先行赔付其4年的护理费,剩余3年的护理费,章某可另行起诉。

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上诉(「案例学习」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诉讼再审案例选(十二))-法律知识科普_合同纠纷处理_律师在线咨询-法律小助手

案例来源于网络,使用前请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