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伤能不能判刑事责任追究(故意伤害轻伤会被追究刑事责任吗?)

我的一个当事人因为女朋友与他人发生口角,加入混战,两个旋风腿就给别人踢了,当下也报警,事后双方口头确认互不追究责任。约半个月,受害人申请公安局验伤,两根肋骨骨折,构成轻伤二级。公安局传唤我的当事人配合调查,传唤前,说要委托我作为其辩护人,并一通热情的咨询,基于涉及刑事案件,我无偿的把他各种可能面临法律后果详细的进行披露,并分析了案件的疑点,时隔半个多月才申请鉴定,且根据医院的诊断证明,肋骨骨折的时间与“案发”当天明显时间不匹配,案件争取无罪还是很有希望的。沟通完毕,当事人说回家再商量商量。

两天后,派出所又通知当事人配合调查,当事人打电话给我说要正式委托我辩护,并兴冲冲的跑来我办公室,签了委托手续和合同,隔天又说要解除委托,我也同意了,即可把委托手续作废了,并发给当事人确认。我以为事情告一个段落了。

谁曾想,又隔了两天,当事人说隔天要去派出所配合调查,又要委托我,如果隔天回不来,其女朋友会带着他目前过来找我办理委托手续。结果,隔天当事人的女朋友和他母亲就过来找我了,说当事人被抓了回不来,要找我签委托手续。于是乎,签就签吧。我按规定办理了律所的登记,利冲审查,审批,用印,出所函等手续。我特意交代行政人员暂时不开发票出来,因为委托人还没付律师费。

委托合同盖完章,我也问了经办警官的联系电话,准备核酸做完就去提交委托手续。不曾想,当事人的母亲突然给我打电话,说要解除委托,问其原因,说是双方要和解,只要赔付5万元就好了,受害人就不追究责任了。我马上和当事人的母亲说,这5万元最多也是受害人的谅解,案件构成轻伤二级,属于刑事案件,不是双方和解就可以的,程序该走的一样不会少。可是,当事人的母亲很坚决要解除委托,我表示尊重和理解,同意解除委托。

我的看法是当事人的母亲除了想省下未付的律师费外,还抱着侥幸心理,觉得赔付了5万元,整个事情的责任就没有了,完全听不进去我耐心未其讲解的法律后果。即便案件存疑,但不代表本案件会随着当事人的赔付而撤销,故意伤害构成轻伤二级,属于刑事的范畴,属于公诉案件,非自诉案件,受害人同意赔付并出具谅解书,仅仅减轻量刑,但不影响定罪的。我关心的问题是,这与是否支付律师费并无关联,而是案件本身的罪与非罪的问题。本案的疑点是两根肋骨骨折时间点距离案发当日距离时间较远,与当事人的伤害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根据现有的证据材料,存在明显的合理怀疑,案件存疑,利益归于犯罪嫌疑人,根据存疑不起诉的原则,当事人非常有机会获得无罪的。

结果当事人一通操作,钱陪了5万,受害人出了谅解书,当事人被释放出来了,我第一时间把解除委托的手续给对方,让其抓紧签好给我,可是打了好多电话,都不接,发微信也基本上不回,当事人的女朋友更也是联系不上,至今解除委托手续还搁浅着。

这件事引发了我的思考:

1.当事人的委托接二连三反反复复,律师到底还要不要接?

2.构成轻伤二级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时候,当事人到时候会有什么反应?

3.如果当事人或其近亲属第三次找过来,还要不要去接洽?

我的答案是1.不应该接。2.当事人应该考虑积极辩护,不论是自行辩护或是委托律师辩护。3.当事人或其近亲属可以再找我,我可是不想再任何接洽了,我已经被折腾怕了。

针对本案有观点的朋友,欢迎在评论区发表意见。